最新公告:
我公司主要从事铁路各类综合工程及铁路线路、桥梁及铁道电气化工程、市政工程、工业建筑、民用建筑、通信工程、公路工程等勘察设计、工程咨询及工程总承包等业务。
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  
地址:
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和平路四段20号
邮编:
121000
电话:
0416-2127265 0416-2553987
传真:
0416-2127265
我和我的父亲 作者:马为骁   来源:线站所   添加时间:2014-12-26

  转眼间,入职一年又半。仅从时间上看,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新人,然而在我心里,设计院以及这座伟岸的办公楼绝不是个陌生的地方。

  第一次来这里是6、7岁左右,那时设计室的样子我记忆犹新:从屋顶垂下来的长长的吊灯,桌面上铺满白纸的倾斜的画板,还有踩上去发出吱吱声响的木质地板,最难忘的就是趴在四楼的楼梯边翘起脚往下看,超出平常建筑的高度让人手心冒汗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;这里的许多面孔我也感到熟悉而亲切,若按传统的习惯应以伯父、叔叔、阿姨等称呼……我对设计院的这些记忆都与我的父亲有关,如今,我们也是同事。

  和千千万万的铁路职工一样,我父亲二十岁以后没离开这个大系统,上过两个铁路学校——锦州运校和北京交大,供职过两个铁路单位——锦州电务段和锦铁设计院,如今已到了快退休的年纪。当在家里心情十分放松,或者看到新闻报道铁路建设新进展的时候,他偶尔会喃喃几句“我对铁路是有感情的”之类的告白,这是我年少轻狂时无法理解的。如今,迈向而立之年的自己同他一样从事着铁路勘察设计工作,也正在渐渐感悟着父亲的情怀。不经意间,身处平凡岗位仍然兢兢业业,对自己倾注过半生精力的事业饱含深情,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人生正能量。古人尊崇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自我升华,我想,第一步应该就是培养自己爱岗敬业的自我认同感。职业生涯初期,身边能有这么一位将内心世界坦诚相见的纯粹的老同事,我深感幸运。

  我父亲是个略显寡言的人,但行动上却从不迟疑懒惰,尤其在教育和照顾我生活的方面非常细致用心。小时候每到周末,他会带我练习跑步,甚至会给我讲起跑如何蹬地、中途如何加速、弯道如何保持重心等很详细的东西;也是他,教会了我游泳和打乒乓球。在我还上小学的时候,父亲就鼓励我练好英语口语,有一次坐火车的途中我们结实了一个师范学院的外教,后来父亲就多次带着我去拜访他,时至今日我还记得那个叫做乔治的老先生,来自美国加州,很友好;置于完全英文的语境中交谈确实能够提高很快,我不得不佩服父亲的勇气和卓见。

  高考前半年我患了急性阑尾炎,父亲怕我在学校附近吃得不舒服,决定让我三餐都在家里吃,此后每天晌午和傍晚下班后他都马不停蹄地买菜回家准备伙食,保证每餐荤素搭配、热气蒸腾;当时我并没有很在意,如今有了和他相似的工作节奏,能够切身地感受到那时他能做到这些是多么不容易,对我的付出是惊人的、不计牺牲的。回味了这些年才领悟到,美味的酱驴肉里最浓郁厚重的味道是父爱。

  最让人难忘的事发生在之后的半年。上大学后不久,由于阑尾炎再次发作,终于还是做了手术,那段时间我消瘦很多。12月中旬的一个周末,父亲特意来北京看我,我俩面对面坐着,他叮嘱我要认真吃饭、加强营养等等,一开始就像往常一样,平静无异,可说着说着竟抓起我的手,涕泪满面……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场景,会永远震撼着我的心和血液,记忆中唯一的一次,父亲在我面前毫无遮掩地哭……当时他将满50岁,只有鬓角若隐若现几丝白发,比现在年轻很多。

  进入站场专业后,我从零学起,所取得任何进步同样离不开父亲的帮助。每次外业之前,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强调安全意识,提醒我遵守现场规范;多次嘱咐我遇到不懂的问题要多跟同事请教,提出问题时要客气谨慎;他也会把曾经参加审查会等经验分享出来,供我借鉴。察觉到我一开始对修改方案有消极态度时,父亲用他工作几十年的体会告诫我:任何设计过程都会反复地修改,作为设计者不仅不要反感,更应该乐于思考审核者等相关人员的不同意见,通过比较追求最合理的设计方案;并指出这才是设计者提高自己技术水平的捷径。对于一名年轻的设计者来说,这些教诲弥足珍贵,感觉就像是一套武学的精髓心法,我会牢记之、慎思之、笃行之,不枉他苦心一片。

  来到设计院这一年多,结识了众多各有所长的同事,忙碌之中过得非常充实。也正因为有幸和我的父亲成为同事,更全面客观地了解了他,才会体会到他对我深沉的爱,才会让我们的父子关系进入新的乐章。这一章的主旋律并不激昂高亢,却舒缓近人。接下来,我会以温暖之心继续工作在这里,在锦州铁道勘察设计院。

  后记:

  12月3日是我父亲生日,本来并没想到什么适合当做礼物送出,恰逢科里年终总结会倡议大家逢年过节深情问候父母,以及美刊“兰惠”约稿,遂以此拙作祝尊敬的马工生日快乐,并愿设计院所有为人父母的同事健康幸福!


上一篇: 加油

下一篇: 有意思的事

今晚2019 8期最老版诗